菜单导航

诗歌欧洲杯究竟花落谁家?

作者: 看齐中文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7月20日 10:46:00

  用语言编织的诗歌若也有欧洲杯,那肯定少不了法语诗人马克斯·雅科布;葡语诗大概会派出象征主义诗人庇山耶,佩索阿;英文诗中的艾米莉·狄金森、阿什贝利也会参赛;

  此外还有现代主义瑞典语女诗人索德格朗,丹麦当代女诗人琵雅·塔夫德鲁普,西班牙语先锋派诗人巴列霍,俄国诗歌未来主义创立者马雅可夫斯基......

  听到这些名字觉得有些陌生?那不如今天就来打分一下,哪一位诗人可以成为你心中的桂冠?

  生于葡萄牙里斯本,以诗集《使命》而闻名于世,被认为是继卡蒙斯之后最伟大的葡语作家。

  一生只谈过一次恋爱,却把人生写得荡气回肠。“我们活过的刹那,前后皆是暗夜”“我们从未爱过任何人。我们爱的是对某人的看法,是我们自己的观念——即我们自己。”自我分裂写作的集大成者,译者闵雪飞评“一个有意思的神经病”。诗学世界的王者,却是世俗世界的失败者。一生甘愿“无为”,“他的一生除了他的诗歌,毫无惊人之处”是最刺耳的否定,也是最极致的褒扬。

  “永远当一个会计就是我的命运,而诗歌和文学存粹是在我头上停落一时的蝴蝶,仅仅是用它们的非凡美丽来衬托我自己的荒谬可笑。”“无我者”恰恰是思想的极端解放者,这位现实世界的隐形人,混迹于另一个世界,在明月高悬的夜空下放牧思想的羊群。

  生于科英布拉。1891年毕业于科英布拉大学法律系。1894年4月来澳门,在利宵中学及其附属的商业学院任教,并留下一部《滴漏》诗集。《滴漏》被视为葡萄牙象征主义诗歌的典范,对后来的葡萄牙诗人产生过深刻而持久的影响。

  象征主义作为现代主义和浪漫主义的链结,其思想内核也是浪漫派的“忧郁”的延伸和升华,也就是后来的“世纪病”。穿行于庇山耶的诗歌,也可以感受到诗人心灵中的颓靡、苦闷和绝望,其根源在于“自我”与世界的对立以及两者之间无法解决的矛盾。

  北欧文学史上最早现代主义作家之一,瑞典语文学和芬兰文学杰出的探索者。自小在多语种环境中长大,缺少文化认同。14岁尝试用德语写作诗歌,两年后放弃德语写诗,改用瑞典语。

  女权主义思想深受母亲影响。主要诗集《诗》——这部诗集里有几首诗表露了她的女权主义思想,比如《白天变冷》,和《现代女性》——以及死后出版的诗集《不存在的国度》。

  一生与肺结核缠斗。1909年,索德格朗被确诊肺结核,后前往瑞士阿罗萨疗养。在瑞士,对一个有妇之夫的医生一见钟情。1917年,医生去世,他们的婚外情也随之终结,写下《森林中的树木》总结在瑞士的悲伤记忆。回国后,受俄国内战影响,家道中落,贫困持续了一生。

  生前无名,逝后誉世。生活起伏让她能深切理解生命与痛苦;无神论允许她拥有上帝的先知;女权主义使其拥有反思现代的锋芒。爱情、孤独和死亡是她一生的写照,而她则将它们以粗犷的方式、自由的形式写进了诗。

  丹麦当代著名女诗人,散文,小说家。作品以爱情诗为主,写的坦荡,热烈,充满南欧诗人的风情。她的诗歌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主要诗集有:皇后门(1998),《巴黎的鲸鱼》(2002),和诗论集《水上行》(1997)。她曾两度来中国参加诗歌节。

  出生于秘鲁,是拉丁美洲最重要的诗人之一,其诗歌创作是整个西班牙语先锋派诗歌的里程杯。西班牙与印地安混血,基督教与印第安文化杂糅,家庭宗教气氛浓厚,被形而上的世界渗透了一生。

  一生历经困苦磨难,经济窘迫。“生活中有些打击,很沉重......我不知道!”少时差点走上神职人员的道路,但因无法忍受不能有女人而放弃。一边怀着对女性的依恋,经历着情爱,一边最终去了远方。

  少小离家,终于还是成了永远的异乡人。母亲去世,却因经济问题无法回家为母亲送行。1920年,回乡探亲,参加圣地亚哥纪念庆典时因“带头袭警闹事”被通缉,东躲西藏,还是被当局逮捕入狱。

  爱过、痛过并且死过之后,剩下的必是重生。在巴列霍的作品中,各种日常现实生活、社会与政治的不公,以及宗教与世俗的矛盾痛苦,真挚可触,而狂野原始,又温柔美丽的语言,又让其作品具有浓烈的超现实主义色彩。

  二十世纪初法国著名诗人、散文诗大师,二十世纪前卫主义的奠基者之一。生于布列塔尼一个开小古玩铺的犹太人家庭,1894年前往巴黎,先后当过钢琴教员、画工、售货员、杂役、保育员,并且从事过看相、算卦等职业,浪迹于巴黎前卫艺术界,结识了崭露头角的毕加索和阿波利奈尔。

  青少年起,思想倾向于神秘主义,1909年摈弃父辈“伏尔泰式”无神论,改信基督教,1925年又改信天主教,之后继续摇摆于悔悟与放荡不羁之间。最终,在1936年,抛弃浮世生涯,作为“自奉居士”,参加修道院的宗教活动。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被纳粹投入巴黎附近的达朗西集中营,没等到赦令批下,已于3月5日死于肺炎。与他一同到达营地的犹太人在一天后登上去往奥斯维辛的火车,无人生还。

  “通过死亡之路,他正在迈向永恒的荣光。”他的诗歌作品颇受超现实主义者的欣赏,兼具立体主义和超现实主义色彩,且有人性及神秘主义倾向,风格朴素、风趣,在二十世纪初法国现代诗歌探索方向进期起过重要作用。

  被孤立,被囚禁,或者是在工作中,大仲马以一件女式衣服的气味,自我安慰。三个彼此雷同的男人——一模一样的圆毡帽,一模一样的矮小身材——邂逅于一处,因彼此的雷同而惊异,彼此猜到彼此心怀同一个念头:把被孤立者的那种安慰,偷将过来。

  出生于罗马尼亚特兰西尔瓦尼亚地区一个乡村牧师家庭,幼时曾患失语症,直到四岁才会说话。后来,在遭受政治劫难后,他把幼时的失语看作一个深含寓意的先兆,曾写诗自嘲:“卢齐安·布拉加是哑巴,犹如一只沉默的天鹅。”

  后到维也纳攻读哲学,获哲学博士学位。大学期间开始创作。1939年到克卢日大学主持哲学教研室的工作。他巧妙将诗歌和哲学融合,促成哲学和诗歌的联姻,希望“产生出一种超感觉的上乘诗作”。

  其诗歌散发出浓郁的神秘主义气息,又明显带有一丝表现主义色彩,充满灵魂意识,力图呈现永恒。罗马尼亚评论界评:罗马尼亚诗歌在揭示大自然和宇宙奥秘方面之所以能获得如此深度和广度,卢齐安·布拉加的贡献是任何两次大战期间的诗人都难以比拟的。

  “世界对于卢齐安·布拉加都好似一本有待解读的巨大的书,好似一片有待破译的充满各色符号的无垠的原野。”他的诗作以深刻的哲理和奇特的意象探索额人与自然,短暂的生命同永恒的宇宙、渺小的躯体同博大的灵魂之间的关系。他的诗是典型的自由体,不拘泥于韵律,而刻意追求神秘的意境和诗歌本身的内在节奏。

  出生于格鲁吉亚巴格达省库塔伊西,俄国和苏联诗人、剧作家、电影编剧、导演、演员、艺术家。俄国诗歌未来主义创立者之一,20世纪最杰出的诗人。

  他的代表作《列宁》描写了列宁的光辉一生和群众对列宁的深厚感情,《宗教滑稽剧》是苏联第一部具有高度思想艺术水平的戏剧作品,他的喜剧讽刺了小市民及揭露了官僚主义。

  1908年参加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成为党的宣传员。他积极从事地下活动,曾3次被捕,在狱中阅读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其中包括莎士比亚、拜伦和托尔斯泰的作品,同时尝试写诗。

  1911年进入绘画雕刻建筑学校学习,结识了一大批未来派的诗人、画家。在乌克兰敖德萨结识并爱上十六岁少女玛丽亚·德尼索娃,但遭对方拒绝,后写成长诗《穿裤子的云》,表面写没有回报、痛苦的爱,但又与诗人表现出来的孤独、拒绝政治,甚至无神论密不可分。1930年4月14日诗人在莫斯科开枪自杀,自杀原因成谜。

  “死寂一片。宇宙睡着了,爪子上面搁了一只硕大无比爬满虱子的耳朵。”俄罗斯未来主义者反对因循守旧。破旧立新,特立独行才是理解马雅科夫斯基惊世骇俗创作的唯一密电码。

  现在这些诗人的诗歌都集结成了《新九叶·译诗集》,翻开这本书,谁是你心目中的桂冠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