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青春走在疼痛里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9日 16:07:49
  在独自等待的日子里,敲打着键盘,翻看着书页,与世隔绝的禁锢,是在惩罚自己的动荡,把自己带入想象空间,让自己千山万水的跋涉,手执笔墨,用自己的生命去谱写别人的人生,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你最想做什么?我还是很了解自己,虽然有时候心口不一,却不会错过最终

  不知不觉站在青春最辉煌的顶点,殊不知,也是尾端。从仰望到俯瞰,心中依然充满敬畏,如此华丽的时光,如此动人的情怀,如此年轻又渐渐不年轻的我们,这些弹指挥间的光年,却有着诸多的无可奈何。


  怎愿意蛰伏般的老去,喜欢跳跃的节奏,喜欢一纸华文上的真情,好比就着清茶,含着话梅,味蕾瞬间绽放,好比听着雨打芭蕉,沉沉睡去,安心又安定,那么羞涩的年龄,被外界稍微挤压的变了点形,就可以一夜长大。


  这一路走来,挥霍无边,仿佛上天赐予的权利,因为青春的耀眼,没有人可以忽略,因为青春的无痕,没有人舍得丢弃,最后用刻骨来结束想念。于是我在自己的心里默默写下自己的疼痛文字,有的被风吹散,没有了原文,有的被雨水打湿,没有了轮廓,还有的,在某一刻,在某一时,忽然出现,鲜明清晰,把伪装的外壳全部撕毁,只剩下满目疮痍,面目全非。到底是责怪青春的选择,还是抱怨时光的打磨?从来不知道人的感情可以如此百转千回,覆灭万物,像脱缰的野马,没有目的,无法停留,唯有奔跑。年轻的我特立独行,仓促间的决定,糊涂时的命运,在很多时候不管不顾,走在注定后悔的路上,可是却深深知道,再也无法回头,也不愿意回头,是否只有经历才有最终的发言权,连我自己都不容置喙。在流星划过的天际静静凝望,看不到边,却心疼那颗在世界某方陨落的流星,背负太多,才会逃避吧。我不是它,所以只能面对,即使泪流满面,还要记得擦干。因为该面对的,总归是要去面对的。


  张爱玲说,誓言和承诺都是有口无心的。这个看穿世情的女子,一语道破千百年来的真谛。恐是慧极必伤吧,她的一语成谶,也注定了胡兰成的背离。曾经听过多么美的话,如今能回忆起来的都不过是一场笑话了,存在的痕迹不是因为浪漫,而是心疼自己当年那么深信不疑,觉得这就是我要的一生。


  初三的时候,那个高三的少年,每每从门口路过,眼角不自觉地上扬,渴望不经意的就看见了经意间的人,微妙的几秒是快活的一天。那时我变得颓废起来,变得敏感而脆弱,尽管不喜欢矫情,可还是出卖了自己,总是希望在最美的时候相遇。拼命写诗,拼命写只言片语和长篇大论,不给别人看,只是打发着自己一个人的寂寞。我总是认为自己很坚强,很多时候我都在和自己抗衡,哪怕脆弱成碎玻璃片,也要拼凑起一个破碎的模型。那个时候不知道,要强的心是那么不堪一击。闭上眼睛想走过的路,看见的云,丢掉的伞,忘记的人,过去已经过去,从头开始,我难道真的会愿意?渐渐长大,到有天猛然看见一个人,微微发福,看着孩子,满足的骄傲的表情,躲在转角,笑了很久,高三的少年终究停留在我的十年前。


  在独自等待的日子里,敲打着键盘,翻看着书页,与世隔绝的禁锢,是在惩罚自己的动荡,把自己带入想象空间,让自己千山万水的跋涉,手执笔墨,用自己的生命去谱写别人的人生,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你最想做什么?我还是很了解自己,虽然有时候心口不一,却不会错过最终渴望的。


  戏谑的是,在纸上,在脑海里,想尽情疏泄自己,有的时候可以,有的时候终不可以,原来除了自己是操盘手,我忘了还有上帝。莫名想到这样一句话,每当我看天的时候,我就不喜欢再说话,每当我说话的时候,我却不敢再看天。